您的位置 首页 国内

一个老纪检人的自述:我的抗美援朝故事

原标题:一个老纪检人的自述:我的抗美援朝故事  作者简介:陆天活,男,1933年5月生于广西南宁邕宁县长塘乡垌江村,现年87岁,1950年10月参军,历任战士、班长、排长、副政治指导员,1964年转业,自治区纪委原正处级检查员,1991年退休。陆天活  虽然已经过去70年了,如今的我已是白发苍苍的耄耋老人,但每当谈起抗美援朝战争,我仍忍不住心潮澎湃,激动难已,无法忘怀当年19岁的自己,跟随部队意气风发、斗志昂扬、满腔热血地高唱着志愿军战歌,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奔赴前线,参加抗美援朝作战的难忘经历

  原标题:一个老纪检人的自述:我的抗美援朝故事

  作者简介:陆天活,男,1933年5月生于广西南宁邕宁县长塘乡垌江村,现年87岁,1950年10月参军,历任战士、班长、排长、副政治指导员,1964年转业,自治区纪委原正处级检查员,1991年退休。

陆天活陆天活

  虽然已经过去70年了,如今的我已是白发苍苍的耄耋老人,但每当谈起抗美援朝战争,我仍忍不住心潮澎湃,激动难已,无法忘怀当年19岁的自己,跟随部队意气风发、斗志昂扬、满腔热血地高唱着志愿军战歌,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奔赴前线,参加抗美援朝作战的难忘经历。

  北上入朝

  1950年10月1日,放牛娃翻身做主人的我毅然参军,成为一名光荣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参加了广西和广东的剿匪清匪反霸斗争。朝鲜半岛战争发生后,我报名参加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被编到54军134师402团92步兵炮连一排二班任第一炮手(瞄准手)。1952年10月,按照中央军委命令,部队从广东省东莞市北上参加抗美援朝作战,在冰天雪地的辽东半岛修整一个月后,继续开往与朝鲜接壤的安东(今辽宁丹东市)。安东在鸭绿江边,与朝鲜接壤,是一个美丽的城市,但美军的飞机会突然飞来,把战火烧到我国领土,轰炸我们边民和鸭绿江大桥,安东被炸得一片漆黑。我们乘坐火车,趁着夜色通过鸭绿江大桥,开赴战火纷飞的朝鲜战场。刚入朝的那一天,正是凌晨拂晓,我跟随部队正准备下火车,不料天空突然出现敌机盘旋,一枚枚炸弹不断扔下来。我们迅速跑下火车躲入山林、地洞隐蔽,幸运的是没有人员伤亡。随后,部队继续夜间行军到达朝鲜西海岸,会同朝鲜友军联合防守,阻止美军在西海岸登陆。当时我们部队的主要任务是修筑防御工事,每天都要挖防空洞、挖战壕、打坑道,特别辛苦。

  夜行军坑道内宣誓加入中国共产党

  1953年6月中旬,为配合朝鲜谈判、签署停战协定,54军奉命向北纬39度线转战,准备参加金城反击战役。部队开始了半个多月的夜行军作战转移,在行军途中,我们携带大批拆卸的大炮零件和辎重,由于没有空军保护我们,白天黑夜行军作战都很困难,敌人飞机不停地找目标扔重磅炸弹和用机关炮进行空袭,行军作战全靠我们自己的灵活和经验跟敌人斗智斗勇。遇到敌机,我们迅速进入深山密林、隧道、防空洞或坑道隐蔽,敌机过后再继续前进,但不少战友还是付出了宝贵的生命。

  一路上,敌人的特务紧随我们,在我们的周围发信号给敌机指令轰炸目标,战场的情况千变万化。有一次,我们夜行军整整走了一个晚上,早晨天快亮的时候,到了一个叫清水洞的地方,突然天空出现3发白色信号弹,不到5分钟,4架敌机飞到我们上空,发现目标后,马上俯冲下来疯狂的投弹、扫射。我们团长方杨达命令部队3个炮连和通信连迅速跑步进入地洞、坑道隐蔽。但坑道口还是被敌军炸塌了,通信连副排长田世义和1个报务员被炸牺牲,七班副班长吴贵初的左脚被炸断,我们遭受很大的损失。

  因为入朝后作战勇敢,表现突出,党小组同意我写入党申请书,1953年6月3日批准我入党,预备期6个月,后如期按时转正,我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记得在部队行军途中,在坑道休息的时候,402团直属机关政治协理员刘兆海同志,组织团直属三个炮连和重机枪连共7个新党员,在坑道口进行入党宣誓,可还没等宣誓完,突然有两架敌机像飞鸟一样,不到两分钟就俯冲下来,向我们扔下重磅炸弹,把坑道口炸塌了。幸运的是我们在敌机轰炸前已转入坑道内,大家点着蜡烛,继续完成入党宣誓。那次的轰炸我们没有伤亡,入党宣誓的那一刻,是我终生难忘的时刻。

  青年陆天活

  翻越朝鲜金刚山

  团指挥部命令部队继续向南挺进,我们走到了朝鲜的金刚山。此山山高林密,山清水秀,风景优美,是朝鲜的旅游胜地。由于美帝国主义发动侵朝战争,整个朝鲜成了战场,清水洞、金刚山都变成了战略要地。

  金刚山又高又险,就像一道屏障挡住了我们的去路,部队向南挺进,必须经过此山。山的左侧有一条公路,但美军飞机大炮日夜控制封锁,部队根本无法通过。方团长果断决定从小路翻越金刚山,说是小路实际没有路。天黑后,部队开始往山上爬,指战员们全副武装,每个都背着60多斤重的负重,而山又高天又黑,路又陡林又密,不少战友被山藤绊倒,手脚被石头划破了皮,全身衣服被汗水湿透了,大家都很疲劳。此时,走在队伍前面的指挥员,不时发出口令“快跟上”,一听到口令,战友们振作起来,背着沉重的装备,弓着腰艰难地往上爬,走了大半夜才爬到半山腰,这时有很多战友快掉队了,走不动了,但“快跟上”的口令仍在不断的传来,部队要在天亮前必须到达目的地,再苦再累也不能停留。

  当时我想到我是共产党员,应该既是战斗员,也是宣传员,再苦再累也要起带头作用,完成战斗任务,于是我就边走边低声喊口号:“战友们!为了和平,打败美帝国主义,敌人的飞机大炮吓不倒我们,山高挡不住我们,我们要克服一切困难继续前进,坚持到底就是胜利。”连队指导员余香听到我喊口号积极激励战友,立刻号召全连同志向我学习,鼓励大家要互相关心,互相帮助,克服一切困难。我也帮着掉队的战友扛枪扛背包,大家互相照顾,继续坚持爬了两个小时,终于爬到了山顶,全连没有一个掉队。就这样,部队天黑行军,天亮休息,继续向南挺进。

  参加金城反击战

  7月13日,金城反击战役的战斗打响了,我们炮连跟随部队踏着夜色奔向战场。金城北边的开城,是敌人固守的峤岩山主峰阵地,部队到达后, 134师、135师立即协同友军攻打峤岩山,打退了敌人,占领了峤岩山的主峰阵地,敌人节节败退到汉江南面20多公里。敌人败退时把汉江大桥炸毁了,企图阻止我们往南前进追击,我们的工兵部队在炮兵火力的掩护下,强行修通了汉江大桥。7月25日下午,我军后续部队从这座桥通过,继续向南推进了十几公里,迅速占领了汉江两侧山头,压制住了敌人的进攻态势。平静了两天后,我军的炮战突然爆发,数以万计的炮弹朝着敌人的阵地飞去,把夜空照得通红。我们连随着部队进入掩体,老班长朱敏学凭经验判断说,这是部队进攻前的炮兵火力准备,叫大家随时准备出击。但是,半个小时后,炮火突然停了,观察员、射手们都待命坚守在阵地上。十多个小时过去后,没有动静,我们到处打听消息,得到的都是“无可奉告”。7月27日一早,天刚蒙蒙亮,连长莫鲁平对全连说:“停火了!”并嘱咐大家,如果没有敌情,我们不能打第一枪,如果敌人开枪,我们绝不手软。随后有一条红灰相间的布带,从敌我双方的阵地上拉过,作为临时的“分界线”。

  停战了,我们终于胜利了!大家心情虽然非常高兴,但在阵地上没有欢呼声,也没有狂舞,毕竟敌我双方还是枪对着枪,炮对着炮,子弹都上了膛的。此时双方虽然荷枪实弹,但都要遵守停战协定,彼此相安无事。几天后,双方都往后退出非军事分界线。直到1954年7月,朝鲜人民军来接防,我军退到二线,继续帮助朝鲜人民重建家园。

  在行军作战和参加金城反击战中,我不怕苦,不怕累,不怕死,起到了骨干带头作用,很好的完成任务,荣立两小功,被部队嘉奖1次。

  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战争取得伟大胜利,保卫了祖国安宁,也保卫了朝鲜人民的安宁,为世界和平作出了巨大贡献,祖国和人民给我们志愿军最高荣誉,称我们是“最可爱的人”。

  新时代,我依然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坚信党的理想信念,严格遵守党纪党规,做一名合格的共产党员。(陆天活)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E-mail:hi-cloud@qq.com

为您推荐

受贿逾1600万 广西原柳城县县长余瑞军一审获刑十一年半

受贿逾1600万 广西原柳城县县长余瑞军一审获刑十一年半

中新网崇左11月17日电 (叶国华)11月17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崇左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原广西柳城县县长余瑞军受贿一案,对被告人余瑞军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扣押、查封在案的财物及孳息予以没收,上缴国库;对尚未退出犯罪所得赃款及孳息,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一元牛肉面!青海西宁“幸福食堂”“烹调”爱老“味道”

一元牛肉面!青海西宁“幸福食堂”“烹调”爱老“味道”

中新网西宁11月17日电 题:一元牛肉面!青海西宁“幸福食堂”“烹调”爱老“味道”  中新网记者 张添福  市场价每碗9元的牛肉面,关爱价仅需1元,高龄价、幸福价分别为3元、5元

浙江婺城推农业“标准地”改革 激活乡村振兴新动能

浙江婺城推农业“标准地”改革 激活乡村振兴新动能

中新网金华11月17日电(奚金燕)秋日的浙江婺城大地,呈现出一幅幅现代农业发展的美丽画面。在婺城区白龙桥镇新周家村新新精品水果产业园,近千亩农业“标准地”上,一棵棵绿意葱茏的“红美人”“黄美人”柑橘苗长势良好

对话“凡尔赛文学”博主蒙淇淇:我发的内容有艺术夸张

对话“凡尔赛文学”博主蒙淇淇:我发的内容有艺术夸张

对话“凡尔赛文学”博主蒙淇淇:我发的内容有15%艺术夸张 我会做出改变   本报记者 张蓉  近日,微博博主“蒙淇淇77”顶着“凡尔赛文学”的帽子登上热搜,抢占了几天来的热门话题

河北定兴以“电子计量”“节奖超罚”破解农业用水超采难题

河北定兴以“电子计量”“节奖超罚”破解农业用水超采难题

中新网保定11月17日电 (记者 吕子豪)河北省保定市定兴县九汲庄村北头绿油油的麦地里,16日,52岁的村民宋春华正在为冬小麦浇第一遍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