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内

外卖骑手配送途中猝死引发思考 如何保障权益?

青年经济说灵活就业者越来越多,如何保障权益  外卖骑手配送途中猝死引发思考  “平台经济带动下的灵活就业,对就业规模的扩大起到了很大作用,快递、外卖、网约车等更是典型代表。稳就业要确保就业质量不下降,确保劳动者权益不受侵害非常重要。完善灵活就业人群制度保障已经刻不容缓。”  ——————————  “43岁外卖员送餐时猝死,平台称与骑手不存在劳动关系。”手机上的新闻App给外卖骑手康萌(化名)推送了一条新闻。他瞟了一眼,还没顾得上点开,又有新的订单来了。白天要送几十单外卖,不停地在大街小巷里穿梭,他只有晚上才有空看看这条刷屏的新闻。  最近,外卖骑手韩某某在给饿了么外卖配送途中猝死,因韩某某属于众包骑手,饿了么平台称与其不存在劳动关系。据媒体报道,韩某某的劳动保障就是自费购买的1.06元意外险。之后,饿了么回应称,将猝死保障额提升至60万元,并将在“蓝骑士关爱金”中继续追加类似情形下的专项抚恤金,新的保险规则实施前,饿了么平台将提供抚恤金

  青年经济说灵活就业者越来越多,如何保障权益
  外卖骑手配送途中猝死引发思考

  “平台经济带动下的灵活就业,对就业规模的扩大起到了很大作用,快递、外卖、网约车等更是典型代表。稳就业要确保就业质量不下降,确保劳动者权益不受侵害非常重要。完善灵活就业人群制度保障已经刻不容缓。”

  ——————————

  “43岁外卖员送餐时猝死,平台称与骑手不存在劳动关系。”手机上的新闻App给外卖骑手康萌(化名)推送了一条新闻。他瞟了一眼,还没顾得上点开,又有新的订单来了。白天要送几十单外卖,不停地在大街小巷里穿梭,他只有晚上才有空看看这条刷屏的新闻。


  最近,外卖骑手韩某某在给饿了么外卖配送途中猝死,因韩某某属于众包骑手,饿了么平台称与其不存在劳动关系。据媒体报道,韩某某的劳动保障就是自费购买的1.06元意外险。之后,饿了么回应称,将猝死保障额提升至60万元,并将在“蓝骑士关爱金”中继续追加类似情形下的专项抚恤金,新的保险规则实施前,饿了么平台将提供抚恤金。

  康萌的家人看到了这条新闻,叮嘱他“工作不要太拼了,能休息就休息一下”。送外卖一年多了,康萌第一次感觉到外卖骑手也会被这么多人关心。作为灵活就业的一分子,他眼下最关心的是,以后送外卖、送快递的还有没有其他保障。

  2020年企业采用灵活用工比例同比增逾11%

  韩某某家属认为,韩某某是在工作时间、干活的时候发生的意外,应该是工伤。但饿了么平台认为,骑手是通过“蜂鸟众包”App注册成为饿了么骑手的,与平台不存在劳动关系。

  蜂鸟众包是上海拉扎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送餐平台,拉扎斯公司是饿了么平台的运营公司。“蜂鸟众包”App的《用户协议》称:蜂鸟众包仅提供信息撮合服务,骑手与蜂鸟众包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劳动/雇佣关系;蜂鸟众包可能会基于优秀服务质量或其他优秀表现向骑手发放资金奖励,但该种资金奖励不属于薪资,不等于认可骑手与蜂鸟众包的劳动/雇佣关系。此外,与用户签订协议的主体是蜂鸟众包平台经营者,即第三方代理商。

  “根据协议,原则上是没有劳动关系的。但平台委托众包商签约的外卖员来工作,他们作为甲方是实际使用员工(的主体),应该对员工的任职资格、要求有明确界定,也要保障基本的权益。”北京解忧锦囊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创始人周赫然说。

  周赫然深耕劳动纠纷解决领域多年,他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外卖骑手、快递员、网约车司机等灵活就业形式与一般的就业有很大差异,导致劳动者与企业之间很难作出精准承诺,劳动者往往不知道自己有哪些权利与责任,对灵活就业中存在的风险也不够了解。

  随着平台经济的快速发展,众包、兼职等灵活用工方式越来越普遍。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人瑞人才与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发布的《中国灵活用工发展报告(2021)》蓝皮书显示,2020年企业采用灵活用工比例同比增逾11%,达到55.68%;超过四分之三的企业为“降低用工成本”而使用灵活用工。

  用工形式虽然灵活,但工作节奏却一点都不轻松。2020年,北京义联劳动法援助与研究中心以北京地区网约配送员为调研主体,开展了一项《新业态从业者劳动权益保护调查报告》,结果显示:有95%以上的外卖配送员日工作时间超过8小时,其中每天工作时间在11-12小时的占比38.80%,工作时间在12小时以上的占比28.08%。

  对比上一年的调研结果,上述《报告》发现外卖配送员的劳动时间在持续增长,每天工作11小时以上的外卖配送员占比增加,达到64.8%。此外,44.16%的外卖配送员每月的送单量都在800单以上。

  近几年已发生多起外卖员死伤事件。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有十多个关于外卖骑手猝死的判例。从这些判例可以发现,一些法院在判决中,往往认定外卖平台与外卖员不存在劳动关系。

  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电子商务法研究中心主任薛军认为,对于众包型外卖配送员等灵活用工形式,当前的法律制度保障有所欠缺,主要是在劳动关系、“五险一金”等方面还缺少成熟的法律依据。

  近半数骑手是90后,灵活就业亟待完善制度保障

  尽管法律安排仍不完善,但灵活就业形式在加速发展,尤其是在互联网平台经济的带动下,越来越多年轻人选择灵活就业。

  《2020饿了么蓝骑士调研报告》显示,56%的骑手有第二职业。饿了么此前披露的信息显示,该平台上有大约300万“蓝骑士”,骑手的平均年龄为31岁,其中90后骑手占比达47%,95后骑手增长最快。饿了么平台上超过20%的服务业从业者,其家庭收入全部来自骑手工作所得。

  完善灵活就业人群的制度保障已经刻不容缓。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教授、中国就业研究所所长曾湘泉指出,平台经济带动下的灵活就业,对就业规模的扩大起到了很大作用,快递、外卖、网约车等更是典型代表,但稳就业也要确保就业质量不下降,而确保劳动者权益不受侵害也非常重要。

  全国政协常委、民革中央副主席高小玫曾在全国两会上提出,建议加快灵活就业立法进程。她认为,虽然灵活就业的概念在政府文件中已出现约20年,却至今未全面纳入劳动行政部门监管范围,劳动规范、劳动保障无法可依,因而也成为劳动纠纷的高发区。在保就业的要求下,灵活就业从业者享有社会保障的需求更为凸显,需要加快行动,推进立法,建立保障。

  曾湘泉呼吁,首先要搞清楚灵活就业的规模、结构和具体情况,特别是要区分全职与兼职,不同情况所提供的保障也有所不同。他认为,互联网平台不仅要发布就业数量,也应发布就业质量的数据。政府层面也要有专门的机构来收集相关数据,据此制定相应政策。“平台就业是新经济的产物,就业质量应该比以前做得更好才对。”

  他也注意到,互联网平台经济的灵活用工往往跨地域、跨时间,有的还会跨越国境,而社保全国统筹的目标目前还远未实现,因此地方政府解决灵活用工的制度保障也存在一定困难和障碍。企业在哪里上保险,出现事故该如何赔付……这些问题都需要中央政府来统筹考虑,尤其是要大力加强社会保障统筹和转移支付方面的研究。

  在薛军看来,对于互联网平台经济中的灵活用工,一方面要以穿透式监管,压实平台方的责任,“不要让平台通过层层分包,或者一种法律关系的建构就脱身而出”;另一方面,应该将灵活就业纳入到劳动监察或保护体制中,逐步建立起新型用工关系的制度保障体系。

  不能只靠商业保险

  事实上,对于互联网平台经济中的新型用工关系,一些地方已经或正在制定新的政策。例如,江苏吴江、太仓等地,在地方政府的主导下,以商业保险公司的运作,建立独立的职业伤害保障。

  广东省人社厅等部门也发布《关于单位从业的超过法定退休年龄劳动者等特定人员参加工伤保险的办法》,规定新业态从业人员通过互联网平台注册并接单,提供网约车、外卖或快递等劳务的,其所在平台企业可自愿为未建立劳动关系的新业态从业人员单项参加工伤保险、缴纳工伤保险费,其参保人员享受工伤保险待遇。

  在社保与法律相对缺乏的情况下,商业保险成为大多数灵活用工的主要保障。根据饿了么的回应,在目前的众包服务合约中,众包骑士每天跑单前会缴纳3元服务费,由饿了么平台代为收取,饿了么平台会再支付一部分费用,共同交给骑手所服务的人力资源商,委托其为众包骑士提供劳务管理和安全保障等服务,其中约定由人力资源商为骑士投保意外保险。

  据媒体报道,猝死的外卖骑手韩某某的电子保单显示,其购买的旅行人身意外伤害险保费为1.06元,保险期为1天,猝死身故的保险赔付金额为3万元。对此,饿了么方面表示已经注意到这个问题,也认为这一保险结构不够合理,正在优化中。

  曾湘泉认为,商业保险可以作为灵活就业中的补充保障,但对于工伤事故等问题,商业保险尚不能完全解决。而且,商业保险是自愿缴纳的,并不具有强制性,要补足现有的保障短板还需要加快社会保险政策的制定和推广。

  看完网上的讨论,康萌第一次仔细阅读了外卖众包App中的保险条款,里面的3元保费是他目前全部的保障。作为一名普通的外卖骑手,他没时间去深究这些条款。第二天一早,他再次骑上电动车,开始了新的工作。相比去年,送餐时间缩短了,手机在不停地催促着他加速前进。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王林 来源:中国青年报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E-mail:hi-cloud@qq.com

为您推荐

习近平“新年第一课” 这件事要全面做强

习近平“新年第一课” 这件事要全面做强

原标题:时政新闻眼丨习近平开讲“新年第一课”,这件事要全面做强  迈入2021,你有什么样的打算?今年是中国“十四五”开局之年。如何开好局、起好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党校开讲“新年第一课”,分析我们处于什么样的历史方位,主攻方向在哪里,要全面做强哪件事。听着总书记的这些讲述,你会发现,国家的大打算和我们每个人的小打算,息息相关、密不可分

浙江海宁发现一例河北石家庄输入的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

浙江海宁发现一例河北石家庄输入的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

原标题:海宁发现一例河北石家庄输入的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  来源:海宁发布  疫 情 通 报  1月13日凌晨,海宁市发现一例河北石家庄输入的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系杭海城际铁路某标段员工。该人员在日常健康监测采样检测中发现核酸检测阳性。目前,流行病学调查、密切接触者追踪等各项应急处置工作正在进行中

北京朝阳疫情溯源结果公布:源自香港抵京病例 与顺义疫情非同一来源

北京朝阳疫情溯源结果公布:源自香港抵京病例 与顺义疫情非同一来源

原标题:朝阳疫情溯源结果公布:源自香港抵京病例 与顺义疫情非同一来源  今天(1月13日)下午,北京市召开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庞星火介绍,2020年12月14日,北京报告1例隔离期满后核酸检测阳性的确诊病例,随后其密切接触者中新增3例本地确诊病例。疾控机构迅速开展溯源工作,对感染来源进行调查,经过流行病学调查、人员和环境标本核酸检测以及全基因组测序分析,初步确定疫情源头,基本掌握了传播链条

新冠疫苗要收成本价?有“图”不一定有真相

新冠疫苗要收成本价?有“图”不一定有真相

原标题:新冠疫苗要收成本价?有“图”不一定有真相  短视频时代,将视频稍加剪辑就造谣传谣的事件层出不穷,还有多种简单但迷惑性极强的手法。“有图有真相”,乃至“有视频有真相”早已是过去时,还需要网友自己擦亮眼睛,让谣言止于智者

31省区市新增本土确诊病例107例 其中河北90例

31省区市新增本土确诊病例107例 其中河北90例

原标题:截至1月12日24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最新情况  1月12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115例,其中境外输入病例8例(上海5例,广东2例,福建1例),本土病例107例(河北90例,黑龙江16例,山西1例);无新增死亡病例;新增疑似病例1例,为境外输入病例(在上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